“法治乡村”保障乡村振兴战略

编辑:小豹子/2018-08-24 17:07

  近日,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20个指导“三农”工作的政策文件——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公开发布。

  这份文件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建设法治乡村”则是首次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中,备受瞩目。

  专家认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建设法治乡村则为乡村振兴提供了坚实的法治保障;同时,党的十九大提出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乡村是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之不可。

  法治乡村建设不可或缺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建设法治乡村”,强化法律在维护农民权益……化解农村社会矛盾等方面的权威地位。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这是“法治乡村”4个字首次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中。

  中国社科院农村研究所副所长李国祥表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主题是乡村振兴,这正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而建设法治乡村则为乡村振兴提供了法治保障。

  在河南农业大学文法学院副院长张帅梁看来,法治乡村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内在要求,“没有法治乡村的法治中国是不完整的,全面依法治国需要法治乡村来补位”。

  农村法治建设尚存一些短板

  自2009年以来,华中师范大学相关项目组对全国31个省(区、市)200多个村进行每年两次的大规模抽样调查,取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调研数据。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名誉院长徐勇、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城乡基层法治研究中心主任丁文是该项目2014年“百村观察”项目“农村法治建设”专题调查的负责人。

  基于自己的调查数据和调研经验,丁文向表示,当前农村法治建设在一些方面还比较薄弱,也有一些不足。

  在丁文看来,农村法治建设的第一个不足是,“三农”领域法律制度的供给不充分,诸多立法领域仍是空白,农村的纠纷解决、法治运行无法在法律规则之上进行。

  丁文认为,农村法治建设的另一个不足在于,农民法治意识比较薄弱,用法意愿较低,面临“有法不用”难题。此外,农村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影响也是农村法治建设不足的重要方面,“熟人社会、人情社会使得农民厌诉厌讼,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法律”。

  在李国祥看来,“法治乡村”的提出,意味着法治中国建设的重点和难点转向了农村,而农村是法治中国建设的薄弱环节,因此需要加强农村法治建设。

  “但农村受传统观念、熟人社会的影响,法治下乡难度不小,农村法治也成为法治建设的一个难点。”李国祥说。

  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凤凰彩票网(fh643.com)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根据丁文的观察,这也是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建设“法治乡村”的渊源之一,因为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决定中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

  丁文告诉记者:“法治中国建设包括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建设。法治社会建设的重点和难点在基层,特别是农村,法治国家的建设离不开法治乡村这一块。”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不但提出“坚持全面依法治国”,还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求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在丁文看来,这同样成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建设“法治乡村”的背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本身需要法治保障”。

  张帅梁认为,乡村振兴是一个宏大的战略和系统的工程,不仅意味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和农民生活的富裕,还意味着乡村治理的民主公平、农民安全感的提升和农村秩序的安宁与活力。

  “法治乡村是乡村振兴战略的内在要求。法治乡村为乡村振兴提供法治保障,同时法治乡村也是乡村振兴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张帅梁说。

  增加法律供给保障农民权益

  针对建设法治乡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了6项措施:

  坚持法治为本,树立依法治理理念,强化法律在维护农民权益、规范市场运行、农业支持保护、生态环境治理、化解农村社会矛盾等方面的权威地位;

  增强基层干部法治观念、法治为民意识,将政府涉农各项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

  深入推进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向基层延伸,创新监管方式,推动执法队伍整合、执法力量下沉,提高执法能力和水平;

  建立健全乡村调解、县市仲裁、司法保障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处机制;

  加大农村普法力度,提高农民法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治素养,引导广大农民增强尊法学法守法用法意识;

  健全农村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加强对农民的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

  丁文认为,分析这六条措施可以发现,这正是建设法治乡村的主要内容,涵盖了未来工作的方方面面。

  “当前非常紧迫的事情是,建设法治乡村亟需增加法律的供给,解决诸多法律滞后的问题。”丁文说,“比如说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物权法等相关法律的修订一定要及时跟上,否则不利于农民权益的保障。”

  除此之外,丁文根据自己的调研发现,亟需尽快提升农民的法律意识,当农民遇到问题或纠纷时,能够通过法律渠道加以解决,因此,未来亟需建立与之配套的、适应乡村实际的普法形式。

  李国祥也表示,建设法治乡村,必须提升包括农民在内的相关涉农主体的法律意识、法治观念和法律素养,引导农民学法用法意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

  在李国祥看来,建设法治乡村,必须加大对农村法律的供给,树立法律的权威地位,还要能下乡。

  “农村有别于城市,有自己的特殊情况,需要针对农村实际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以解决农村的问题。”李国祥认为,“立法要主动适应农村改革和发展需要。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立法条件成熟的,要及时上升为法律。对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要及时修改和废止。”

  在张帅梁看来,由于城乡分野的现实存在,乡村融合发展需要假以时日方能实现,乡村矛盾和纠纷的产生原因、表现形式及解决途径都有别于城市的矛盾和纠纷,因此,未来的法治乡村建设,最为重要的是建立和完善解决乡村矛盾纠纷的独特途径。

  “因地制宜建设乡村法治,让法律秩序、村规民约和乡村道德互为经纬,法治和德治协同发力,建设一个利益有保障、纠纷能化解、矛盾能消融的乡村秩序,为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安定有序的社会软环境。”张帅梁说。

  

  互联网在提高生产力的同时,也给予了人们更加便利快捷的生活。直播作为一种互联网应用创新,相对于传统广电媒体具有更加广泛的渠道、更加多样的终端、更加灵活的互动,相对于传统网站则凭借富有冲击力的多媒体形态而独树一帜。就在前不久,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中提到,网络娱乐应用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年增长率最高,达到22.6%,其中游戏直播用户规模增速达53.1%,真人秀直播用户规模增速达51.9%。

  如此庞大的产业在发展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问题。比如,上述新闻报道中提及,在所谓的“直播+销售”中就出现的食品、药品违规销售的情况。观众身处在具体的直播场景中,看到直播者卖力而真诚的表现,难免会忽视一些在实体交易场景中一般会关注的问题,比如原料是否符合标准、药品是否经过临床实验、售后服务该如何保障等。这些问题一方面需要网民提高警惕、增强自我保护能力,另一方面也需要相关部门对直播行业进一步规范。

  早在2016年11月4日,国家有关部门就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于2016年12月1日起正式实施。国家管理部门的这记重拳,为直播行业树立了基本规范。相关负责人表示,出台规定旨在促进互联网直播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成长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从该规定的内容来看,治理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直播平台传播色情、暴力、谣言、诈骗等有害信息,以及缺乏相关资质、违规开展新闻信息直播等情况。

  然而,互联网领域的发展日新月异,伴随着既有的各类有害信息逐渐减少,诸如“直播+销售”等这样的挑战又摆在了眼前。虽然我国有食品安全法、药品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但是互联网有其自身特点,如何将法律法规更加有效地作用于直播平台,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首先,应正确理解“互联网+”“直播+”,“+”的目的是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社会生活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而不是要把网络变成无法无天之地。其次,互联网行业监管部门应在当前“双管制”“分责制”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监管,与直播内容可能涉及的食品、药品、卫生等监管部门密切合作、综合施策、发挥合力。再次,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直播服务发布者应当加强管理,注重自律,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自觉接受公众监督。最后,在探索实践的基础上,社会各界应共同推动互联网直播方面政策法规的完善,促进行业规范发展。

  总之,真人秀未必代表真品质,网络直播不是便民超市,什么都可以吆喝着来卖。任何一种互联网经营模式,都要符合互联网发展的目标,都要接受法治的检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越往上走,户口越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