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飞来“丝路”音——评“中国台湾九歌民族管弦乐团西安音乐会

编辑:小豹子/2018-08-24 17:08

  作者 王安潮

  ? 一、 来自宝岛的南国民乐风情

  与国内相比,宝岛台湾的民乐演奏家一直给乐迷以更注重传统技艺的印象,可能是远离民乐发源地中心更远的审美距离感,他们将民族器乐称之为“国乐”。尤为可贵的是,岛内除了台北国乐团等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乐团外,还有许多大中小型乐团遍布各地,尤其是他们宽阔的学术视野和文化气度,常使他们走出乡土,走向世界,传播了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九歌民族管弦乐团”(下称“九歌”)就是有着深厚传统民乐演奏技艺的团队。

  此次来陕的16位演奏家可谓个顶个地棒!每一位坐下去就是一位整体合奏团队中一员,而站出来就是一位技艺精湛的独奏者,上下半场各5首独奏、协奏曲的演奏均为团员之一者完成的,这在同类的乐团中还较为鲜见。而据各专业人士称,其中的作品多是技巧难度极高者,有的堪称该领域的顶级水准,足见“九歌”演奏员的技艺水准之高。而且据称,“九歌”像这样的曲目还有多套,已经形成一个个系列,如印象系列、古蹟系列、大师系列、新秀系列、儿童民谣系列等,由此而适应了不同的欣赏人群,尤其吸引了一批新客群,使“九歌”这一年轻乐团体现出传统继承基础之上的创新型活力。

  “九歌”在此次音乐会上展演的作品在学术视野上,不仅具有开拓创新的“丝路”主题,还能打破固有乡土区域的羁绊,不再仅以台湾作曲家编创的作品为主,而是“反客为主”,把大陆作曲家的民乐代表作一部部地信手拈来。且据技术总监孟美英女士介绍,他们长期与国内外的作曲家、演奏、指挥家合作,扩展曲目,变换风格,带来了年轻乐团应有的活力,将继承创新民乐的己任诠释殆尽。

  二、 多风格技艺的驾驭能力

  “九歌”在选曲和技术呈现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上有着较为开阔的学术视野。虽然此次专为“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而来,以“丝路”主题的作品为主,但他们的选曲范围之大还是较为令人赞叹的!上半场除了合奏的开场曲《桃花开》(黄新财曲)带有《凤阳歌》的某些曲调,终曲笛曲《洄澜音诗》是西南音调而略显南国风情外,其它作品均是形态各异、风格多样的“丝路”题材作品,有些为大家所知,有些则是首次出现在古城舞台。上半场有陈莛芳中阮演奏的《丝路驼铃》(宁勇曲)、何尹婕中音笙演奏的《维吾尔人之歌》、施懿珊高胡演奏的《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陈钢曲、刘长福改编)、薛伊伶琵琶演奏的《天山之春》(乌斯满江、俞礼纯曲,王范地编曲),下半场黄子钰扬琴演奏的《天山音画》(黄河曲)、陈家琪柳琴演奏的《塔吉克舞曲》(王惠然曲)、黄汇颖二胡演奏的《天山风情》(王建民曲)、李晋龙中胡演奏的《牧羊女》(曹元彪编曲)、梁雯婷竹笛演奏的《阿娜尔古丽巴拉》(顾冠仁曲)等。

  形态各异的音乐形象塑造,展现了“九歌”在“丝路音乐”诠释上的技艺风采,他们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自如转换的娴熟技艺和风格把握,惹来观众的不断叫好!从个人技艺的展现上来说,上述作品中有的需要深厚的传统技艺支撑,如《维吾尔人之歌》、《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天山之春》、《牧羊女》等,民间性音调及节奏需要具有“局内人”的理解力方能在微妙之间体现风格之魅,演奏者抓住了西域诸地音律特点,尤其是在各种小二度的不同宽窄上展现出特有的味道,再加上节奏(尤其是附点、切分等节奏上)上宽窄变化,展现了这些地方音乐的随性与洒脱风格,将旋律之美诠释得游刃有余。在现代风格如《丝路驼铃》、《天上风情》等作品上,演奏者又能做到宏观结构的控制,使得乐曲的起承转合的线性渐变原则得以很好体现。

  如果说南国的丝弦乐演奏因其细腻而博得大家称道外,如陈莛芳的中阮、施懿珊的二胡、薛伊伶的琵琶、陈家琪的柳琴、黄慧颖的二胡、李晋龙的二胡等,林妍彣与梁雯婷的竹笛、何尹婕的中音笙的演奏如此大气舒展,倒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林妍彣演奏的《洄澜音诗》(黄新财曲)变化较多,从曲笛到梆笛要用四支笛,她的演奏或清亮飘逸地凤凰彩票官网(fh03.cc)展示出梆笛的清雅之气,或低徊宛转展现出曲笛淳厚圆润之声,听来令人情绪洄澜;梁雯婷演奏的《阿娜尔古丽巴拉》(顾冠仁曲)抓住了笛曲核心音调进行不同色彩的逐层展开,将多种笛子色彩进行了基于民间音调地展开,逐层叠加的色彩变幻好似作品曲名所富含的特定意境,其律动与色彩令人不禁闻声起舞;何尹婕演奏的《维吾尔人之歌》(冯海云曲)与前者音乐风格相似,都是取材民间曲调的变奏,但曲中的细腻笙声变化则是同类作品中少见的,尤其它所抓住的笙音各种奏法所赋予作品的形象感,或欢歌奔放或情意绵绵,或大气舒展或细语倾诉,这种注重传统音色的现代化审美开发,展现了演奏者丰富的技艺表现力。

  多风格的作品驾驭展现了“九歌”演奏家们技艺精湛,也展现了他们在继承传统上的深入理解,整个音乐会没有那种特别追求新奇音响的尝试之作,多是基于传统音色的进一步发展之探,这是他们在丰富的演奏市场历练中形成的个性风格,值得国内同行借鉴与参考。

  三、 巧妙的情境转换

  音乐会表现的内容不仅限于演奏技艺和作品音响,它还要具有整场音乐会的全面情境构造,这样方能适合观众的审美需求与情境变化。这场音乐会观后就给人以整体布局巧妙之感。它在整体上注意了主题音乐形象的构建,即“丝绸之路”音乐,又在上下半场的音乐情绪设计上注意了起承转扬的情绪处理。

  上半场的情绪点燃首先起于开场曲——合奏乐《桃花开》,欢快是其基调,秀美是其内涵,点燃情绪是其表征。其后的音乐主题陈述是《丝路驼铃》,该曲较好地发挥出中阮饱满坚实的弹拨乐特点,将丝路的舒展与悲壮以多种形态展现。《维吾尔人之歌》是情绪的转折,甜美之中半含着奔放,将维吾尔人歌舞的性格进行了情境化展现。《阳光》是情绪的深化,有史诗般的纵深感,将丝路主题进行了宽幅地引申。从《天山之春》开始,情境逐渐趋于明丽而外化为对地方风物的歌抒,虽然这是一首歌曲音调的发展,但因变奏的手法巧妙,从而也能塑造出令人不断欣喜的情境感,场境感。《洄澜音诗》无论从篇幅还是情绪发展上都是上半场音乐会之最,也为其成为音乐会在情境营造的高点形成具有一定的点化之效,再加上笛子音色在乐队上的通透清亮,以及乐曲在情绪推展上的开放式叠加,最终使音乐会的上半场达到情绪的高点,完成了艺术情境塑造的完满收官,也使观众对下半场的表演充满了期待。

  下半场的情境营造与上半场相似,以弹拨乐扬琴曲《天山诗画》引领,柳琴曲《塔吉克舞曲》承接,二胡曲《天山风情》引申,中胡曲《牧羊女》推动,笛曲《阿娜尔古丽巴拉》的宽幅音势而推动音乐会达到情境营造的高潮。这种情境的营造遵循于中国传统音乐线条的布设,它以线性衍展的结构思维,及逐层发展的情绪为审美依托,符合于观众对不同场景中情绪的需求,松紧与缓急的变化收放有序,它较少运用情绪的回落或再现式手法,所以更容易将观众音乐情绪直接引入到民乐表演的情绪之中,而非波折变化的“损耗”延误情绪推展的契机。这种演奏美学构建的得益于演奏技术的精湛,当然也来自于长期的音乐会运营经验所得。这种整体化音乐情境的营造也是当下音乐会注重个性技艺中所忽视的,为同类演出中缺失或忽视的,是值得借鉴之处。

  四、 不足及建议

  当然,“九歌”作为小型自营性团体,也有一些技术的瑕疵亟待解决,有一些艺术境界的亟待提升。其一是拉弦乐的音准问题,《阳关》与《天山风情》等曲中的高把位都有不同程度的音高不到位或错误;其二是弹拨乐的弹挑灵敏度问题,《丝路驼铃》、《维吾尔之歌》、《塔吉克舞曲》、《天山之春》等曲中,在不同部分(有的在中音区、有的在高音区)有弹挑动作不灵敏而导致节奏错乱,从而使演奏者处理中出现不同程度的慌乱;其三是笛子音色的通透问题,在两部笛曲中的中高音区都有笛子音色发暗或哑裂的问题,也有弹吐音不轻巧的问题,还有旋律音转换中的连贯问题;其四是大型作品的整体驾驭感问题,音乐会中的大型、现代性作品少见,就《阳光》、《天山风情》、《洄澜音诗》、《天山音诗》等作品来看,都在大型作品的宽幅控制上失衡,有些不应快、强之处过度用力,有些需要细腻、转折之处又过于随性。

  这些不足之处的解决,首先在于要在理念上重视,锤炼基本功之态度不可放松,尤其是对新近出现的新技法更应重视并加强钻研,对传统技艺也要千锤百炼,固本求新;其次在于求教于诸家,乐团利用其巡演四方的过程中,放下架子,请教于各地的专家和能手,具体问题具体解决,这样有的放矢之途,方能快速找到自身弊端的解决之道;再次在于扎实既有成果,不能一味地寻求新作品而忽视了巩固既有成果,要妥善处理好开拓创新与继承发扬之间的关系,祛除年轻乐团常见的毛病。凤凰彩票网(fh643.com)

  结语

  宝岛台湾带来的“丝路”音乐以其特有的细腻与清雅风格,而带给“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别样的景观,它丰富了丝路主题音乐的表现和音乐情境的营造。其新的诠释手法和演绎风格,在丰富同类演绎手法之时,也将带来宽幅的诠释美学和临响观念的外化。